小怪鬼的塗鴉本

開放給所有人看
小怪鬼在此寫些有的沒的東西。 (作者:小怪鬼)
Hi!歡迎參觀我的塗鴉,隨便看看吧!
 
 
回小怪鬼的窩

[雜記]我的懼社交症 - 治療

心 情:我在發呆O_O 天 氣:出太陽 2007/06/14 14:56:57

  回家後依照指示吃了醫師開的藥,似乎感覺平靜些,不知是心理作用,還是真有發揮藥效,但根據醫師的說法,抗憂鬱、或抗焦慮之類的藥,是必須長期服用才會有明顯的效果的,但至少沒有什麼副作用。

  印象中,隔天就接到臨床心理科的電話,來電的人是個女士,她說自己是臨床心理科的主任、姓林,要跟我約治療的時間,於是約了隔週某日的下午,到了那天,從網路上查了火車時刻表,預估能趕上治療的時間出發,到達時稍微提早了幾分鐘,然後前往臨床心理科辦公室,說要找林主任,已經預約好進行治療,辦公室內的人說主任在主任室裡,可以直接進去找她,林主任填了張繳費單,要我先到繳費櫃檯繳費,原來心理治療仍是要掛號繳費的,跟高雄長庚稍微不同,高雄長庚是把治療費用部份負擔加在下次的門診繳費項目上,繳完費後回到心理科辦公室前,辦公室對面有幾間心理治療室,林主任把自己的名牌掛在一間治療室門牌的名牌上,正裡頭等著我,進去後,她說隨便坐,我找個位置坐下,她關上門後,要我提出自己的困擾,這點跟以前在高雄長庚的治療挺不相同的,當初因為憂鬱問題在高雄長庚治療時,治療是第一次就先要我填一堆問卷,我想是因為使用的治療技術不同吧!

  第一次治療結束後,林主任拿了張綠色小卡片,跟我約下次治療時間,通常是一週一次,然後她把預約的時間寫在卡片上後交給我,之後就跟之前一樣,搭公車、電車,然後又是公車,才回到家。

  一般來說,典型的焦點解決短期心理諮商會以三個月為目標,而就以桃園療養院這樣的公立醫院而言,大致上也都希望能夠達到這樣的目標,以使醫療資源能夠獲得充分利用,然而以我的情況來說,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。

  經過幾次治療之後,我發現林主任的治療方式,對我來說感覺壓力很大,另一個問題是我很容易緊張,當然,事實上我心理上問題,並不只是單純的懼社交症而已,經過幾個月的治療,就懼社交症這個問題並沒有太大的改善,只有因為藥物關係,而降低了生理上的反應。

  後來回想治療過程中,林主任其實給我不少建議,然而記得以前曾在一本關於心理治療技巧的書上看到:「非必要時,盡量不要對個案提出忠告。」,於是在之後,去進行治療時,向林主任提及了自己感覺到,治療讓我造成許多壓力,還向她提出我覺得自己需要放鬆訓練,不過當時林主任卻認為我的生活過度鬆散,放鬆訓練應該沒什麼幫助,雖然我自己很堅持有這需要。

  由於固定每個月一次門診拿藥,而我固定給同一個醫師看,我認為這樣醫師會比較了解治療的狀況,包括藥劑量的調整,以及其他治療的需要,某次門診時,我就向陳醫師提及我想要進行放鬆訓練,他說可以啊,那也是心理科負責的,又從抽屜拿出一張心理科轉介單,填了些資料,這次勾選的項目是生理回饋治療,在門診完、繳費後,又去了心理科,把轉介單交給心理科。

  隔天,接到心理科的來電,不是林主任的聲音,她說她是劉心理師,要跟我約生理回饋治療的時間,也是約了隔週某日下午。

  到了當天,去進行生理回饋治療,用一條電線,貼在手指上,然後連著一台儀器,我想那有點像測謊機,只是不一樣的是它會一直嗶嗶叫,劉心理師像我解釋,那個機器會隨著放鬆的程度,改變嗶嗶的聲音的頻率,當越放鬆時,頻率就變的越緩慢,反之就會變得比較快,而機器上會顯示指數。

  解釋完它的功能後,劉心理師把燈光關暗,藉由口頭引導的方式,逐漸讓我進入放鬆狀態,而我閉上眼睛試著放鬆,而逐漸我也聽到嗶嗶聲變的稍緩些,不過也許是第一次做,所以效果似乎沒有很好。

  之後又進行了幾次放鬆訓練,在放鬆時,每次似乎都有些進步,因此,事實上放鬆訓練對我來說是有用的,而中間林主任則來找我談,為讓醫療資源比較能夠平均分配,所以我應該也能跟劉心理師談關於心理方面的問題,只不過當時有點顧忌,所以還是跟林主任約了一次治療,談關於交接的一些個人顧忌。

  生理回饋治療大約做了一個多月吧!到後來,自己所聽到最放鬆時的聲音,已經變成了「嗶...嗶...」,不過放鬆訓練最重要的重點不是在於能多放鬆,而是生活方面的實際應用,把那種放鬆的感覺記下來,然後在自己處於緊張的狀態時,能夠回想一下那種感覺,試著放鬆下來。

  在進行一個多月的生理回饋治療之後,生理回饋的部份也就暫時告一段落,之後仍繼續進行一般心理治療,由於每個人個性都不太一樣,而治療師也都有各自的治療風格,跟劉心理師談話感覺比較輕鬆自在,所以治療上也比較沒有壓力,因此之後各別治療也就一直都找劉心理師,針對生活、工作、感情、...等,各方面所面臨的問題進行治療。

留言板 上一篇 下一篇